军报探讨我军作战理论滞后:研究脱离训练实际

发布时间:2015-05-04 12:49:11
军报探讨我军作战理论滞后:研究脱离训练实际

军报探讨我军作战理论滞后:研究脱离训练实际

资料图:某机步旅寒冬演习

去年12月25日,全军首届作战理论创新人才复合培训班在军事科学院结业。至此,来自各大单位、军兵种指挥、参谋、教学、科研等不同岗位的20名学员,在红山脚下走过了7个月的求学研讨之旅。

从满山苍翠,到层林尽染。虽然人们早已习惯了坐看红山的风景,但如今世界风云在变幻,对一支身处和平年代的军队而言,如何创新发展自己的作战理论,是一个必须面对的重大使命课题。

一位哲人说过:闪电总是走在雷鸣之前。和平年代的作战理论创新,直接关系一支军队未来怎样打仗。或许,这7个月,对于我军拓展作战理论创新之路还仅仅是一个开始。但无疑,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起步……

抽丝剥茧,追根溯源:明白“缘何滞后”方知“如何创新”

第一堂课,军事科学院作战理论和条令研究部部长张世平并没有讲课,只是让学员们结合自己参训组训的经历,谈谈遇到的问题和困惑。

沉思片刻,培训班学员、海军某基地作战处副处长高见首先发言:“舰艇部队平时主要依托基地组织展开协同训练,而一到大型演习,所有舰艇全部打破建制,编组到其他海上作战力量群之中,平时培养的默契变成了战时彼此的陌生……”

话匣子一打开,气氛顿时热烈起来:“空军一个团每年组织多次空中对抗演练,虽然各种战技术数据被悉数采集,但由于缺少对数据科学分析的专业力量,致使一些战法的改进和创新始终在低水平徘徊”……

热烈的发言过后,学员们陷入了沉思。看似都是一些单位、一些部门出现的个别问题,但对这些问题抽丝剥茧、追根溯源,大家突然发现,它们都有着“似曾相识”的共性。由此思考我军作战理论滞后的缘由,学员们有了深层次的思考:

——实战化训练牵引力度不够。理论,从来都是扎根实践土壤的大树。谈到“练为看”“练为演”等演训痼疾,许多学员最初的认知是各级缺乏严格标准的实战化机制,但从实践的角度反观,任何一种训练机制的修订又都源于对实践的考察调研和凝炼总结,由于演练与实战的天然差距客观存在,创新作战理论的土壤还比较贫瘠。

——对军事训练数据利用不够。采用工程化方法,是信息时代作战理论创新的显著特征,军人必须学会从技术角度、用定量数据研究战争。学员们感到,部队如今尽管普遍运用先进设备仪器采集训练数据,但这些数据往往是用一次、丢一次,更缺乏系统完善的统计分析。当上级组织训练大纲编修、装备性能调研等活动时,难以拿出高质量的数据分析报告。

——理论研究脱离训练实际。几名来自院校和科研机构的同志坦言,其实每年有关作战理论研究的科研课题并不少,但许多同志都习惯于或是诠释上级指示精神、或是忙于追踪世界先进理论,而忽略了对部队训练经验教训的系统梳理总结,容易导致研究与实践的脱节……

“研究问题,关键在于提出正确的问题。之所以让大家认清楚作战理论滞后的缘由,就是为了让下一步的学习研究更有的放矢。”张部长坦言:“当代中国国防和军队建设,一定程度上还属于后发型模式、跟进式模式,往往以学习追赶他人先进技术为起步,再逐步进入作战理论层面的思考。这种传统思维模式难免使我军作战理论研究陷入亦步亦趋的境地,而对信息化条件下的作战本质、制胜机理缺乏系统客观的认知。”

“读书、吵架、写文章”:解放思想是最重要的创新途径

“读书、吵架、写文章”——军事科学院首任院长叶剑英元帅曾这样形容军事科研工作。

读书、写文章不难理解,为什么是“吵架”而不是“讨论”呢?如今,学员们对叶帅这句话有了直观的认识。

在讲述联合战役指挥机构的组织、编成与编组时,教员介绍了几种近年来经部队演习检验行之有效的模式。听到这里,培训班学员、沈阳军区司令部某处处长韩成玉不禁想起往日联训联演时,各军兵种单位“貌合神离”的现象。他感到,虽然教员说的有一定道理,但如果不突破现有体制格局,建立专门指挥机构,联合作战依然难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联合。

提,还是不提?面对资历、职级、学识都远高于自己的老师,韩成玉犹豫再三,还是鼓足勇气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并提出“谁主战、谁指挥”的设想。话音未落,就遭到其他同学质疑:“在瞬息万变的联合战场,各种兵力须灵活调配使用,‘谁主战’又到底应该由谁来界定呢?”

一石激起千层浪,课堂上顿时活跃起来,人声鼎沸。在一片争吵声中,大家对联合作战指挥问题的思考更深入了。

“吵架,不仅是一种解放思想的学术氛围,更是一种民主平等的研究机制。”军事科学院作战理论和条令研究部副部长陈荣弟告诉记者,引导学员学会质疑、批判,是理论创新的题中应有之义,而首要的就是鼓励他们大胆提问、质疑前人,就像哥白尼怀疑托勒密宇宙范式、伽利略质疑亚里士多德古典物理学理论那样。

质疑,批判,争吵。解放思想,就是“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思想的闸门打开,学员们的创新能动思维被激活了。从未来战争的基本形态到未来作战我军基本作战思想和战法,从如何实现多军兵种联合作战到不同时期作战的特点规律和启示……围绕这些问题,大家从课堂“吵”到宿舍,从宿舍“吵”到饭堂,以至于吃饭都被大伙形象地称之为“圆桌会议”。

“就创新作战理论而言,7个月的培训当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至少可以解放学员的思想,激发他们在以后的实践中发现问题、提出问题、解决问题的潜力。”陈副部长不无感慨:“当然,这种解放思想还须建立在各级领导对他们包容和理解的基础上。不给思想设定禁区,这或许是关系作战理论能否真正创新另一个层面的解放思想。”

到演兵场上实地考察,用大胆假设激活“思想的闪电”

去年初秋,“使命行动-2013”跨区机动战役演习在东南、华南的崇山峻岭间打响。按计划,培训班全员参加演习。

蓝方侦察机盘旋、卫星过顶,红方拉着迷彩网、盖着树枝的指挥所侥幸躲过,而另一火力阵地却不幸暴露,遭遇“敌”集火打击……这一幕,让培训班学员、空军某部研究室副主任杜岳航眉头紧锁:如果未来实战中,敌人使用侦察打击一体的空中作战平台,又应如何从防御预案、人员分工、装备配置等方面设置战场呢?

战争是打出来的,更是由和平年代军人头脑中的诸多“如果”假设出来的。学员们在研讨中认为,过去的作战问题研究,往往注重从历史经验、外军实践和军事著述中去推导、复制、移植。现在的问题是,一些新技术新装备刚出现,一些国家军队就在摸索如何创新作战方式方法。由此看来,在对未来作战认识不十分清晰时,大胆假设、主动构想,应当成为作战理论研究必须确立的理念。

沙场上,看惯了体系作战演练中步坦协同、步炮协同、空地协同轮番登场的培训班学员、成都军区司令部参谋肖克平,也在思考怎样充分运用信息化指挥平台,让各种协同作战行动打破时域空域的节点界限,真正实现互嵌互融……

演习结束,来不及洗尽征尘,学员们一回到军事科学院,便一头扎进联合作战研究实验中心,在模拟战争实验平台上将自己观战的思想火花演化为一场场样式全新的攻防战斗,边推演边分析数据、完善构想。数十个夜晚,这里灯火通明。

随后,培训班又辗转燕京大地,在某电子对抗旅实操装备感受电磁空间的波诡云谲、赴某总站感受“北斗”引路的精确高效、在某信息化研究所体验信息攻防的博弈较量……

“对于许多人而言,虽然是第一次近距离感受这些高精尖技术,但这足以开阔他们的视域,拓展他们研究的维度。”负责此次培训的军事科学院干部部副部长李智告诉记者。

临近毕业,5本课程论文集、4本调研报告、数十份课题成果诞生。记者相信,这些成果在不久的将来会转化为最为活跃的造血因子,融入我军转型建设的血脉中!(庞昆罗辑陆荣军)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