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两位“领导秘书”落马了

发布时间:2015-10-31 10:20:42
我认识的两位“领导秘书”落马了
倚靠背景就等于上了贼船 倚靠背景就等于上了贼船

  文/张国营

  背景就是利益集团的枢纽与核心,倚靠背景就等于上了贼船,有人自然会为此沾沾自喜,有人则想回头也来不及……

  最近,“领导秘书”成了热词,社交媒体就盛传一则“年仅33岁省长秘书被公示提任副厅级”的消息。

  由此,想起了自己接触过的两位领导秘书。巧合的是,2015年,他们都落马了。这带给我的思考是,官员腐化堕落是一个渐变的过程,除了个人定力不足,体制和规则的裹挟作用也不能忽视。

  2015年3月,云南省普洱市澜沧县政府原县长李正昌因严重违纪被查处;5月,云南省临沧市原市委书记李小平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之后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被依法逮捕。两者的共同之处在于主政一方之前都是领导秘书,李正昌当过原副省长沈培平的秘书,李小平当过原省委书记白恩培的秘书,如大家所知,沈培平、白恩培均已落马。

  先从我比较熟悉的李小平说起。有秘书背景的李小平先后任过文山州委副书记、普洱市政府市长、临沧市委书记,每个职务的任期都在3年左右。在此之前,李小平先后担任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省委副秘书长,所以外界普遍认为李小平被查和白恩培有脱不开的关系。

  李小平如何成为白恩培的秘书以及之后如何变化,《廉政?望》等媒体已有报道。从既有的调查性报道和我个人三年多的接触来看,李小平有一定能力,也有一定的个人操守,并不是一入官场就腐化堕落。他的转变主要是在成为白恩培的秘书之后,逐渐进入到白的利益集团,并和刘汉等人结交勾连,使他一步一步从官场走向囹圄。

  需要注意的是,李小平原来在高校任职,1986年大学毕业之后到1999年赴楚雄州任职,13年来一直在做年轻人的工作(先后任职云南大学、共青团云南省委),他的身上有很明显的学者化(但并不说他是学者)烙印,从他在普洱任职期间的讲话和行事来看,包括外在的打扮气质,这种烙印还相当清晰,如果不介绍职务,不怎么看得出他是个当官的。可以说,他表现出来的官气并不重,反倒很有知识分子的气息。

  这样的形象可以有两种解释,要么他是个“影帝”,很会表演;要么他对个人形象的期许并不是流俗的官员,颇有些理想主义。就我个人而言,更倾向于后者。我不知道李小平步入真正的政坛并进入到白恩培的利益集团带有多少主动性和机遇性,但我认为李小平应该有着渐变式的命运轨迹,由清渐浊的心性转变值得玩味和深思。

  李正昌任职的澜沧县正是沈培平在普洱任职时放置大项目的地方,即便在落马的前几天,沈培平调研的地方还是在澜沧县,可见地位之重要。

  根据云南省纪委通报,李正昌在担任澜沧县委副书记、县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超越权限,违法决定、处理其无权决定处理的事项,安排他人在两家公司的虚假协议上代为签字、盖章用于申报纳税,导致两公司逃税(现损失已全部挽回)。

  涉事企业和沈培平的关系不薄,企业负责人和沈还互称“朋友”。李正昌明知道逃税违法,而且自己也得不到什么油水,还要这么做,若没有上级裹挟,怕是不至于做出此等傻事。

  依照官场潜规则,若没有强大的背景,李小平、李正昌等人绝不会提拔得那么快或者安排的岗位那么显要。但背景就是利益集团的枢纽与核心,倚靠背景就等于上了贼船,有人自然会为此沾沾自喜,有人则想回头也来不及,只能在背景的庇荫之下乘风破浪、直挂青云。但世事无定,老虎总有遇到武松的时候,一旦被打现形,背景也就成了背影,贼船也就到了该翻的时候了,“船长”都没了,“舵手”们唯有纷纷落水,接受党纪国法的制裁。从李小平、李正昌等人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制度缺陷和官场规则对一个人的塑造功能。它不见得会让人外表狰狞,却不断将顺从和膨胀的汁液灌输到人的内心,让人失去独立性和理想主义,在制度缺陷和官场规则的囹圄中成为无法回头的囚徒,最终身陷法律的囹圄。

  因此,反腐不是简单的打翻“贼船”,而必须打破“贼船”式的官场规则和文化,杜绝滋生“贼船”的土壤,光指望领导干部对“贼船”的诱惑和裹挟说“No”是不现实的,如果我们的制度缺陷和官场规则还在为“贼船”制造着生存乃至壮大的空间,那么贪腐现象就无法得到有效遏制,要想让领导干部们保持理想主义,我们的制度设计、纪律规定就不能过于理想主义,否则理想都有落空的危险。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魔域私服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