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为白血病儿子戴马头面具乞讨:骑一次五块

发布时间:2015-06-06 13:00:27
父亲为白血病儿子戴马头面具乞讨:骑一次五块

父亲为白血病儿子戴马头面具乞讨:骑一次五块

  4月13日,陈运涛来到逍遥津附近乞讨。

父亲为白血病儿子戴马头面具乞讨:骑一次五块

  儿子的病情没有好转,陈运涛中午都没有吃饭。

父亲为白血病儿子戴马头面具乞讨:骑一次五块

  陈运涛怕儿子在医院无聊,花了400块钱买了一台掌上电脑给他。

父亲为白血病儿子戴马头面具乞讨:骑一次五块

  离手术移植的日期越来越近,陈运涛还没凑够手术费。

  4月13日上午9时,合肥市逍遥津附近,38岁的陈运涛头戴马头面具跪于路旁,旁边竖着一块展板,一行黄字显得格外刺目:骑一次五块,好心人您就骑我一次吧!靠近一些,你能闻到陈运涛身上淡淡的消毒水味。

  陈运涛9岁的儿子患了白血病,要想治好这种疾病,陈运涛需要拿出一大笔钱。

  可是,陈运涛拿不出。

  A筹款他扮马愿被人骑

  4月13日上午,安顿好病床上的儿子后,陈运涛带着泡沫展板和马头面具来到了逍遥津附近。展板上写着“骑一次五块,好心人您就骑我一次吧”,下面是儿子陈明浩的病情诊断书和照片,戴上马头面具的陈运涛就跪在展板旁边。

  路过的人看到这一幕,驻足停看,一位40多岁的女士捐了100元,“好好给孩子治病。”还有一位学生模样的路人丢下了10块钱,“叔叔我们是老乡,钱不多,你拿着。”暖心的话,无以为报,陈运涛不停的磕头之余,还拿下了面具,擦拭眼泪。

  “不到万般无奈,我真没想向别人乞讨。”拿掉了面具的陈运涛不住地搓着手,儿子的病,让他手足无措了。

  “昨天,他结束了这个疗程的化疗,医生说过了这个骨髓抑制期,条件符合就能移植脐带血了,可是移植的费用还没个影儿。”口袋里只剩下不到一万元的陈运涛只能放下尊严乞讨。

  “这个面具是过年前陪小儿子赶集时买的,过完年来化疗时放在包里忘了拿出来。”陈运涛说,他在镇上看到有小孩花几块钱骑马,自己也想扮成马供人骑给孩子筹医药费。“为了孩子,当牛做马都认了。”

  B不忍有人捐款无人愿骑

  从9点多到12点多,陈运涛在逍遥津附近乞讨了3个多小时,辗转了三个地方。

  路过的行人一开始都吓一跳,“怎么有一个人头马面?”一位大妈吓得直拍胸脯,走到跟前,忍不住停下来观看,知道陈运涛孩子的情况后,大妈拿出了10元钱。还有一位路过的小姑娘,听妈妈说完这位叔叔为什么戴着面具跪在这里后,也和妈妈要了100元钱,放在了陈运涛的手里。

  在陈运涛“扮马”的三个多小时里,有不少热心市民被感动而捐款,但是没有一个人真的来“骑马”。

  C儿子白血病复发,需要脐带血移植

  今年38岁的陈运涛家在亳州市谯城区立德乡马刘行政村。两个儿子,大的陈明浩,今年9岁,小的也已经5岁了。老婆在家带孩子种种地,陈运涛会泥瓦匠的手艺,农闲时在建筑工地盖房子,一个月也能赚一两千元,小日子虽不富,倒也温馨。

  2011年12月大儿子陈明浩被查出患有急性淋巴白血病,这个噩耗打破了一家人平静的生活。那一年的冬天,陈明浩频繁发烧,到省立医院检查后,确认是白血病,“当时就吓傻了。”

  然后孩子就开始接受化疗,这些年大大小小的化疗疗程,陈明浩经历了一二十个。2013年的夏天,医生说孩子病情稳定了,可以出院了。回到家的陈明浩重拾小学课本,开始读书。每隔一个月来合肥复查一次,爸爸陈运涛也继续泥瓦匠工作,挣钱还债,“这几年他治病,花了20多万,我还有16万外债没还。”陈运涛说,以为孩子就这样能吃药维持着也好。

  谁知道,今年的3月7日,陈运涛又一次带儿子来复查,3月9日,结果出来,孩子的病又复发了。

  “接到医生的电话,我脑子里都空了,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陈运涛说,孩子知道要来继续化疗,也哭得妈妈都哄不好。

  D患病儿子说“我连累了爸爸”

  哭着难过着,3月10日一早,父子俩还是带着跟亲友借的一万多元钱来到了省立医院西区化疗。化疗过程中,钱又用完了,已经跟亲友借不出钱的陈运涛想到了求助家乡的爱心志愿者。

  亳州爱心协会的志愿者给孩子募捐了8000多元钱送了过来,孩子才能继续治疗。这个疗程结束,医生说只要条件符合就可以脐带血移植。

  可移植的费用陈运涛还不知道往哪里借,中午,乞讨了三四百元钱的陈运涛匆匆赶回了医院,他不在医院,孩子的午饭还没有着落。

  “他还不知道我出来干啥了,包括家里人我也没说,不想让他们知道。”

  9岁的陈明浩看到爸爸风尘仆仆地回来,拉住了爸爸的手。陈运涛陪儿子说了两句话,又赶紧做饭。早上买的西红柿和瘦肉切一切,放在电炒锅里炒炒,煮了面条,孩子吃完后,他才吃剩下的。

  “自己做能省点钱,没办法就买了个电炒锅在卫生间做饭。”陈明浩让爸爸吃饭,他知道爸爸辛苦,“我连累了爸爸。”似懂非懂的小家伙满眼的难过。

  E移植费用需要四五十万

  手上还扎着留置针,都干得起了皮,陈明浩却说,“打针不疼了,我想好,病好了就可以上学了。”在这一个多月,他想弟弟,想妈妈,想家里的同学,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回去。

  陈明浩的床位医生徐医生来查房时,看到了陈运涛乞讨的照片,“我知道他们很贫困,但是没想到这么贫困,父亲为了孩子做牛做马,真的让人很难过。”徐医生说,陈明浩在医院住院这几年了,从未见过父子俩穿过新衣服,床头柜上也没有营养品和水果,“很节俭,小孩子也很懂事。”

  这个化疗疗程结束,“只要过了骨髓抑制期,他的条件符合了,就可以脐带血移植了,保守估计光手术费都要四五十万,大病救助可以报销90%,自己也要准备5万左右,如果术后一切顺利,还需要一些其他花费就好了,如果术后有什么变化,那具体需要多少费用现在也不好说。”

  如果有热心读者愿意帮助这对父子,可拨打江淮热线62636263联系我们。

  读者也可以直接拨打陈运涛手机号码:18709897055,陈运涛银行卡号:6217 0016 3001 8975 497,开户行:建设银行

  晨报记者张琳琳/文苏一凡/摄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