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猪圈女孩”真相:家中无猪圈 五年获捐13万

发布时间:2015-05-13 12:14:05
揭“猪圈女孩”真相:家中无猪圈 五年获捐13万

揭“猪圈女孩”真相:家中无猪圈 五年获捐13万

格绒拥忠坐在自己的床上。

揭“猪圈女孩”真相:家中无猪圈 五年获捐13万

格绒拥忠家的一楼。

揭“猪圈女孩”真相:家中无猪圈 五年获捐13万

格绒拥忠的农村五保供养证。

揭“猪圈女孩”真相:家中无猪圈 五年获捐13万

桑堆镇政府保留的“会议纪要”。

【开栏语】

11月10日,就在人们摩拳擦掌准备次日进行一番豪购时,媒体的一则报道瞬间在网上炸开了锅。消息内容称:稻城县8岁女童小拥忠,身高仅78厘米,体重仅7公斤,无语言能力,从小经常被扔在猪圈里生活,平时喝猪槽里的汤水。报道一出,备受关注,“猪圈女孩”成了网络搜索的最热词汇。一时间,网友的谴责声、叫骂声混成一片,有人谴责父母的狠心、也有人质问政府的救助不到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猪圈女孩”事件的真相被一层层剥开。

如今,对于“猪圈女孩”事件,女孩是被弃猪圈圈养不再是问题的关键,惟愿处在“镁光灯”包围之下的小拥忠,能在社会各界的关注下摆脱困境。

四川新闻网甘孜11月13日讯(记者 熊强)连日来,稻城县8岁女童小拥忠(化名)从小被弃猪圈一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网友纷纷声讨、谴责没有好心人及时伸出援手把小拥忠从地狱的牢笼中解救出来。11日下午,稻城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猪圈女孩”为不实报道。

究竟真相如何?昨日,四川新闻网记者来到小拥忠的生长地——稻城县桑堆五村,对“猪圈女孩”事件展开实地调查。

记者探访:家中无猪圈,村民十多年前开始不养猪

昨日上午9时许,四川新闻网记者来到小拥忠的家里,在阳光的照射下,一股夹杂着阳光的清新味道扑鼻而来。见到有陌生人闯入,小拥忠的母亲格绒拥忠站在自家的房门前不知所措,两眼注视着来人,黝黑的脸上,偶尔还会露出一丝笑容。“今天看起来,她的精神还比较清醒。”桑堆一村、二村、三村、四村、五村大支部书记阿旺(音)说。

面对四川新闻网记者的采访,格绒拥忠最开始还有点怯生,甚至还有些害羞。在她的意识里,她知道自己有个孩子,因为得了病,现在正在成都接受救治。但当被问及是否想念孩子时,她却摇摇头:“不想,她有病。”

在格绒拥忠的带领下,四川新闻网记者进入到她家的房内。房子分上下两层,一楼堆放着很多杂物,二楼是起居室。跨进大门,满眼都是凌乱。一楼的地面凹凸不平不说,地板上还有很多已经干枯的碎杂草,地上堆放着生火用的柴火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二楼起居室的布置,看起来要整洁点,虽然家里的东西不多,但摆放还稍微有点顺序。在靠近墙体的一边,堆放着棉被和衣物,格绒拥忠说,这就是她平常抱着女儿睡觉的地方。

在格绒拥忠家里和小院内,四川新闻记者到处找了个遍,始终没有找到所谓的猪圈。“我们这里从十多年前就开始不养猪了,哪里来的猪圈哦。”五村村民曲绒说,十多年前,一场猪瘟之后,这里的村民就不再养猪,“而且这里海拔较高,猪食也煮不熟,猪儿不好喂。”

在五村村主任别灯的带领下,四川新闻网记者沿着格绒拥忠门前的道路一路向前,大约走了10户居民,在他们的家中,均未发现有养猪的痕迹。

稻城县副县长仁青扎西介绍,生活在桑堆的村民,主要的经济收入来自牦牛养殖和挖掘虫草,主要农作物为青稞,“村民根本就不养猪。”

村民生气:高寒地区孩子生活在猪圈,早已被冻死

小拥忠的事情在网上发酵之后,消息很快传回家乡。看到有四川新闻网记者前来采访,附近的村民不约而同聚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猪圈女孩’一事,那不是真的。”

“在这样高寒的地区,就是有猪圈,一个小娃娃能在猪圈中生活八年,早也被冻死了嘛。”阿旺说,“我很想知道,这个所谓8岁小娃娃在猪圈中生活8年的谎言,是怎么编出来的?”

在查阅当地气候资料时,四川新闻网记者发现,稻城地处亚热带,由于受青藏高原复杂地形的影响,使该县呈现青藏高原型气候和大陆性气候特征,年平均气温4.1℃,其中7月份平均气温最高达11.9℃,一月份的平均气温低达-5.9℃。

“不错,娃娃是只有那么大点,但这都是因为娃娃营养不良和她是个脑瘫儿造成的。”阿旺说,在孩子出生后大约8月大的时候,因为看着孩子发育有点不正常,他曾经带着孩子到稻城县人民医院检查,检查的结果是孩子营养不良,当时,医生还给孩子开了一些增补的营养品。后来,等到孩子1岁多的时候,他再次带着孩子到医院检查,检查的结果还是营养不良。

如今,躺在病床上的小拥忠,虽然已经8岁,但身高只有78厘米,体重只有7公斤多一点,看上去更像是个出生才几个月的婴儿。

因为不能独立行走,小拥忠的生活,要么是陪着妈妈一起在院子里晒太阳,要么被妈妈背着一起出去散步。“有时候我看见她背着娃儿在(桑堆镇)街上走,娃儿的手里还拿着零食。”所冲村村民洛绒说,有时候还看见她在院子里给娃儿梳头、还有时让娃儿坐在玩具车上,她小幅度的推来推去。

昨日,四川新闻网记者看到,这个儿童的玩具车,如今安静的躺在格绒拥忠家小院的一个角落里。

据村民介绍,每年3月、4月和9月是格绒拥忠发病的高发期。发病时,她经常呆坐在院内,两眼无神的望着远处,孩子就在她的身边爬来爬去。当孩子发出哭声或者巨大声响时,她会回过神来,往孩子的嘴里喂点酥油茶,待其安静后,她又继续两眼无神地望着远处。

各种帮扶:五年捐助13万元

看着网络上一些网友的叫骂声,村民们有些不满,“真的是冤枉,我感觉我们以前的帮助都白做了。”村民阿呷布吹说,他家就住在格绒拥忠家的对面,每当格绒拥忠有什么需要帮助时,他都有求必应,“修电路啊什么的,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会去做,全凭一颗心。”在说话的时候,阿呷布吹用右手捂住自己的胸口。

据阿旺说,格绒拥忠还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姐姐叫德西志玛,就住在她家的背后,因为平时在牧场放牛,很少有时间回到家中。大约在2002年左右,德西志玛和格绒拥忠分家,从此,格绒拥忠就和妈妈居住在一起。2004年左右,格绒拥忠的妈妈去世,附近的村民出钱、出物、出力,一起帮着格绒拥忠将母亲安葬;2007年10月,格绒拥忠快要临盆时,姐姐、舅舅和村组的干部合力将其送往稻城县人民医院,并顺利产下两名女婴。不仅如此,村干部还到处帮忙筹措了4000多元的医药费;格绒拥忠的母亲去世后,她精神时有失常,从此也不再劳动,每年的青稞种植、收割,都是附近的村民帮忙,并装袋送至家中;就算是小院墙垛上堆放的柴火,也是邻居跑到四五里之外帮忙背回来的……

受上级部门、村党支部、村委会的委托,阿旺还会隔三差五的到格绒拥忠家去看一看,主要是查看其食物方面的东西,看看存量是否够用等,“差不多每月都要为她送去50斤大米、50斤油、50斤面。”阿旺说。

“村民、村干部、政府相关部门和领导还不定期前去看望,并送去慰问金。”稻城县副县长仁青扎西称,鉴于格绒拥忠一家的特殊情况,政府不仅破例为格绒拥忠办理了农村五保,在小拥忠出生后,还为其办理了低保,今年也破例为其办理了农村五保。

桑堆镇镇长蒋宁介绍,由于格绒拥忠患有间歇性精神失常,她的五保供养证等全部证件都由姐姐德西志玛代为保管。昨日下午,当着记者的面,德西志玛把五保证等全部拿了出来,有农村五保供养证、粮食直补等领取凭证。

在桑堆镇政府的办公室里,政府的工作人员还拿出了一个老式的笔记本,上面记载,从2009年开始,鉴于格绒拥忠家庭经济困难,当地村支部、村委商议,决定在每年的草补资金发放后,对其进行捐款,捐款数额每年都在1万元以上。

据了解,从2009年开始至今,当地政府先后通过捐款、民政救助等形式,对小拥忠家提供帮扶,折合人民币约13万余元。去年,村上还为格绒拥忠家购买了一台全新的洗衣机,今年,农电改造时,当地政府还免费为其更换变电设备和老旧电线,而且家里的用电也全部免费。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