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反击战老兵战功房成危房 维权7年有望解决

发布时间:2015-04-28 16:24:01
对越反击战老兵战功房成危房 维权7年有望解决

杭州老兵战功房成C级危房 7年协商维未果

孙健康曾在越南雷区救战友

原标题:杭州老兵的战功房成C级危房 7年协商维修未果今日破僵局?

浙江在线杭州4月22日讯(记者 黄兆轶 俞雯祺) 杭州人孙健康,对越反击战的老兵,10余载军旅生涯之后光荣退役,分了一套自己的房子,一家三口从此过上幸福生活。7年前,孙家所在的楼房却被列入杭州市危旧房改善项目,从此,孙师傅和同楼住户一起,与小营街道和上城区危改办展开了危房改造拉锯战。

孙师傅今年61岁,住在杭州森仁里2号楼。这是一幢古朴的筒子楼,孙师傅的家在三楼,有两间单间和一个小厨房,总共只有20多平米。如果不是房子被查出是危房,孙师傅一家可能还很满足地住在里面。

24岁参加对越反击战

曾在雷区救下断腿战友

近日,记者来到了孙师傅的家,过道里放着一排大衣柜,孙师傅正倚着柜门抽烟,“家里小,有些东西只能摆在外面。走进只放得下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个组合柜的拥挤主卧,孙师傅和记者说起了他的故事:

1974年,20岁的孙师傅入伍成了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奉命驻守在定海舟嵊要塞区某部高炮连,防御我国近海领空。4年后,他和3000多名骨干战士奉命前往广西战场,参与对越反击战。到达广西那良地区驻扎后,孙师傅被编入某部一营机枪连,因为有操作高射炮的经验,他临时改行当了重机枪手。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孙师傅和战友日夜进行军事训练,期待着把越南人赶回去。

1979年2月19日凌晨2点,孙师傅所在的一营接受组织命令,经过7小时的长途行军到达中越边境的北仓河,对面就是越南汤奔地区。下午2点,师部炮火攻击后,一营武装泅渡过河,攻击汤奔公安屯(即派出所)。

“当时驻扎在那里的越军有30多人,我们机枪连和二连作为主攻最先顶了上去,2个小时的激战,总共摧毁了敌人8个暗堡,击毙12名越军,俘虏2名女越军,其余10多人向山区逃窜。”孙师傅说。

随后,部队展开搜索,孙师傅在警戒时突然发现远处一草丛内传出地雷爆炸声,当时他也不管草丛内雷区是否还有残余地雷,飞身冲了进去,找到了一名被炸断了右腿的战友,背起他匆匆赶往后方医院。经过治疗,战友虽然失去了一条腿,却保住了性命。

孙师傅之后又参与了2次前线战斗:一次是仰攻某无名高地,为所在部队提供弹药支援工作;一次是掩护大部队撤离,驻守在一个无名高地的猫耳洞里,一猫就是4天4夜。

退伍住进“高端”筒子楼

30年风雨洋房变危房

从越南回国后,孙师傅开始担任文职工作,期间他成了家,有了宝宝。1984年,他分了一套森仁里2号楼的房子。“你不知道,4层楼在当年可以算得上是高层了,那时候周围都是平房!”说起房子的过去,孙师傅满是自豪。

30年过去了,孙师傅的儿子都成家了,一家四口还是住在这个只有20多平米的旧屋中。再过几个月,随着孙子的出生,这个家庭还会再添一位新成员。原本屋子小点、旧点也就罢了,但当年人们口中“领导干部”才能住的洋房,却早已衰败不堪,甚至随时有倒塌的危险。

森仁里2号位于崇文弄南、皮市巷西、清呤街北、紫金观巷东的一个狭小空间里。远远望去,一眼就能认出这个与周边格格不入的建筑物。

走进逼仄的老墙门,仿佛一下子把人拉回了上个世纪中期。狭窄的楼道里,堆满着各式杂物,斑驳的地板、数不尽的裂痕、边上护栏裸露的混凝土钢筋,都在向你述说着这栋楼的伤痕。四层楼的居民楼里,每个楼层同时住着八九户人家,住户们只能共享一个狭小公共卫生间,久而久之,这个没人打扫卫生间臭不可闻。

推开任意一间住户的家门,每一块空间都被彻底利用,即便如此仍不能满足住户们的需求。灰沙纷扬的老墙壁,擦身而过时就会让衣服“遭殃”。屋外的天井里也一样,各式的临时棚屋,各类杂物胡乱堆放着。

原本就估摸着房子可能不牢靠了,2007年森仁里2号被列入杭州实施危旧房改善项目,更加印证了住户们的担心。不仅如此,这栋房子还在朝着更坏的方向发展,2013年,杭州市房屋安全鉴定检测中心有限公司对其做了安全鉴定,结论是房屋危险等级为C级,房屋部分承重结构承载能力不能满足正常使用需求。

“这样的房子让我们住在里面怎么能够安心,马上就到夏天了,台风来了我们该怎么办?”随着奉化C级危房倒塌后,这里的住户更加忧心忡忡。

7年内数次协商均陷僵局

上城区今日再次举行听证会

几年以来,原本住在这里的居民,一个个都搬走了,剩下来的都是年纪大的。还有不少附近打工的外来务工者贪图租金便宜,也在这里居住。但老楼的状况一天不如一天,住户们都希望能重建或者外迁。然而,7年来,街道及相关部门始终未能和住户协商一致。

最早一次是在2008年,森仁里2号被列入上城区危旧房改善计划后,相关部门出台了第一套危改方案,即包括森仁里2号在内宗文弄地块整体落架大修。“当时这份方案也是得到了大部分住户的同意,但是仍有大概3户居民想要外迁,举了反对票。”一位姓方的住户这样告诉记者。

此后,周边崇文弄一带陆续完成了危改,眼看着自己的房子成了一座“孤岛”,住户们更加着急,不断地找到街道及住建部门反映情况,但双方始终未达成一致,森仁里的危改工作陷入僵局。

2013年7月,房屋被鉴定为C级危房,危改办出具了一份新的加固设计方案。方案在对房子进行原地加固的基础上,也给每户居民拼接了独立卫生间。这一份方案,依旧未能获得居民的认可。

今天上午,杭州上城区小营街道紫金社区又组织了一场关于森仁里2号排危方案的听证会,目的是围绕中国美术学院风景建筑设计院新设计的两套落架大修危改方案进行讨论。

在听完了这个所谓的迄今为止最为合理的危改方案后,包括孙师傅在内的住户们仍然坚持拆除重建。孙师傅说,这两个方案说的是落架大修,但等同于整个房屋重建,既然如此,为何要套用危改的名头,这两个有本质的差别。

“现在重建几乎完全没办法了。”上城区规划局一名吕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今周边的居民楼都已经完成危改,森仁里单独重建很难。一旦申请重建,周边居民楼的情况都要考虑进去,可能会涉及更大范围的整改,而且在时间上会拖很久,对于危楼住户来说,并不划算。

这位工作人员还提到,按照杭州市《关于危旧房改善项目相关事项审批意见》,只要危改方案征得市民的同意,可以先撇开一些审批程序,立马进入施工阶段,这样能在最快时间内解决危旧房的问题。“事实上,在无法申请重建的情况下,如今的落架大修危改方案打了一个‘擦边球’,既达到了改善居住环境的目的,也对房屋进行了原地加固。”除此之外,虽然在资金上无法按照重建的标准进行匹配,但如果住户们同意该方案,相关的费用基本上不用担心。

上城区是杭州名副其实的“老”城区,急需改善的危旧房数量很多。自2007年杭州市实施危旧房改善工程以来,已经完成危旧房改善面积100多万平方米。2009年开始,该工程就已经进入了扫尾阶段。去年,借着‘三改一拆’东风,区里又对部分遗留的老旧房屋进行改善,如吴山路126号危旧房改善、解放路213号自来水一户一表安装等。

上城区危改办一位负责人称,森仁里是他们最头疼的项目,和它情况差不多的佑圣观路46-56号今年上半年将完成危改,而小塔儿二巷也将进入维修阶段。但唯独森仁里的危改迟迟未有进展,希望这里的住户能在接下去的日子里配合政府,加快推进维修加固和危改工程。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