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解救蒙面持枪绑架案人质 被上膛手枪顶头

发布时间:2015-05-20 09:58:31
刑警解救蒙面持枪绑架案人质 被上膛手枪顶头

刑警解救蒙面持枪绑架案人质 被上膛手枪顶头

警方缴获仿制64式手枪1支,子弹4发,匕首1把,手铐1副,作案车辆3辆以及胶带、手套、头套等一批作案工作。

刑警解救蒙面持枪绑架案人质 被上膛手枪顶头

3月16日上午7时许,随着犯罪嫌疑人石某和夏某被相继抓获,人质被安全解救。

“当他们把冰冷的枪口对准我,用手铐将我双手铐住,用胶带把我的嘴巴眼睛缠住,用头套把我的头套住时,我想我死定了……”

过去的一天多,对乐清的小王(化名)来说,是刻骨铭心的,他的命运掌握在2名穷凶极恶的绑匪手中,或生或死,无能为力。

为解救人质,乐清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郑建忠奋不顾身,第一个冲入绑匪扣押人质的废弃小屋,就在绑匪用枪指着他的头即将扣下扳机的一刹那,他奋力推高绑匪举枪的手,终于将人质和自己的命运牢牢拽在了手中。

3月16日上午7时许,随着犯罪嫌疑人石某和夏某被相继抓获,人质被安全解救,乐清警方历时30个小时连续作战,成功破获这起特大持枪绑架案件。

破案视频▲

案发凌晨接到电话,儿子遭绑架勒索150万

3月15日凌晨0时20分许,正在杭州出差的王先生(化名)已经睡下,电话突然响起,是儿子小王(化名)打过来的。都这个点了,儿子怎么还会给我打电话?王先生心中莫名忧虑。

“爸,我被人绑架了,对方要150万元!爸,你把钱给他吧,我会赚回来还你的……”电话那头,儿子显得惊慌失措。

随后,电话里又传来一名陌生男子的声音:“你儿子在我手上,明天中午之前,准备好150万现金。不要报警,否则,你就再也见不到他了!”说完,儿子的电话就关机了。

此时,久经商场、见惯了大场面的王先生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在和家人反复商量后,当日凌晨1点多,王先生和家人选择了报警。

乐清警方介绍,3月14日晚上6点多,小王来到乐清乐成宁康西路某酒店,同几个朋友在酒店棋牌室打麻将。通过案发现场周边监控显示,当晚23时45分许,小王独自从该酒店出来,走向他停放在酒店门口的白色宝马越野车旁,就在打开车门准备上车的时候,从停靠在宝马车旁边的一辆小客车上突然下来2名头戴鸭舌帽的蒙面男子,对着小王持枪威逼,连拉带拽将小王拉上了小客车,迅速驶离现场,整个过程仅几秒时间。

劫持与绑匪斡旋谈判赢得解救时间

王先生接到电话后,连夜从杭州赶回了温州。此时,小王的双手已被扣上手铐,嘴巴被贴上胶带,被绑匪带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囚禁起来。

“只有他们能联系上我们,我们根本没办法联系上他们,不知道儿子到底怎么样了。”在等待过程中,王先生及其家人异常煎熬,在心理上产生了动摇,他对办案民警说:“我有钱,我还是把这150万元钱给他,让他们立即把人给放了!”

“你能确保给钱后,他们一定会安全地放人吗?”办案民警耐心地安抚王先生的情绪,并表示警方一定尽全力保护人质的安全,这才让王先生放了心,并积极配合警方调查。

按照事先约定,3月15日中午,绑匪再次联系到了王先生索要赎金,在警方专家的指导下,王先生与绑匪进行了成功的斡旋谈判。王先生表示,正值周末银行取钱很困难,短时间也难以筹措到这么多的现金,要求对方将交易时间推迟到次日中午,这为警方的侦破工作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寻踪绑匪反侦查意识强,破案一波三折

接报后,乐清警方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案组全力开展侦查。然而,案件的侦查工作却是一波三折。

警方介绍,犯罪嫌疑人具有极强的反侦察意识,他们事先准备了多副假牌照,在驾车逃匿的过程中,进行反复更换。同时,沿路丢弃车内生活物品以避免留下痕迹,全程佩戴手套驾驶,准备在交易时不断更换交易地点等。

3月15日凌晨3时许,警方发现嫌疑车辆进入乐清白石街道,但是之后却在监控中消失了。

当天凌晨4时许,民警在白石街道火车站附近的一条小路上发现了嫌疑车辆,可此时绑匪和人质却早已经人去车空,绑匪将车子的车架号和发动机号都抹掉了,案件侦查再次陷入僵局。

当天下午2时许,警方终于通过监控视频发现了绑匪踪迹,一辆可疑白色金杯客车于许进入乐清。当民警跟踪到北白象镇白塔王工业区时,嫌疑车子停了下来,可车内人员始终没有下车,为了不打草惊蛇,确保人质安全,并等待最佳抓捕时机,警方在附近秘密守候。

3月16日上午7时许,经过一夜的守候,嫌疑人终于从车上下来,走进了路边的一家早餐店,但吃完早餐时却不见他带外卖,民警判断其同伙和人质并不在车上,果断对嫌疑人实施抓捕。

经审讯,犯罪嫌疑人石某交代,他和同伙夏某早已将人质藏匿在城南街道龙伏山上,夏某手中有枪。

解救已上膛手枪顶住头部,救人生死一瞬

人质的藏匿点位于城南街道龙伏山公墓旁个一废弃的小屋内,虽然小屋有扇装了栏杆的小窗户,但是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唯一的入口就是一扇朝向陡峭山坡的木门,被铁栓子顶住,很难推进去。小屋四周都是杂草,只能容一人通行,现场解救条件非常差。

警方进行了周密的部署,在附近制高点安排了观察哨,并设置了2个狙击点,同时,由一个全副武装的特警作战小分队,秘密接近藏匿地点,伺机强行突击。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伤亡,医疗救护人员也同步到位。乐清市委常委、公安局长蒋荣国明确指令,一旦发现绑匪有伤害人质的行为,立即击毙。

一切就绪,解救行动正式开始。由于通道狭小,并且屋门被从内向外顶住,突击队员无法顺利破门,只打开了一条门缝。此时,乐清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长郑建忠瞅准时机,不顾生命危险,从门缝处侧身进入。就在郑建忠探身进入屋内时,嫌疑人夏某左手拉着人质的手铐,右手举枪指向郑建忠头部。当时,绑匪使用的枪的保险已经打开,子弹也已经上膛,随时可以击发。

千钧一发之际,郑建忠下意识地伸手抬高嫌疑人举枪的手,并死死将其扣住。身后的特警队员冲上来将绑匪夏某控制,并夺下了他手中的枪,成功解救出人质。

此时,距离案发仅30小时。警方缴获仿制64式手枪1支,子弹4发,匕首1把,手铐1副,作案车辆3辆以及胶带、手套、头套等一批作案工作。

动机欠赌债无法偿还

32岁的石某和33岁的夏某都是湖南益阳人,相识在赌桌上。由于嗜赌,前者欠下了30多万元赌债,而后者则欠下七八万元。为了偿还债务,两人开始合谋实施绑架勒索财物,并决定干一票大的。

二人先是合资花了8000多元,从老乡手里购买了一支仿64手枪和子弹,然后购买了手铐、匕首、胶带、望远镜以及一辆二手的东南富利卡车等作案工具。由于石某曾经在乐清务工,对乐清的环境非常熟悉,又觉得乐清人很有钱,于是他们将作案地点选择在了乐清。看到之前乐清发生的几起豪车绑架案的报道后,两人心想:“这些人的胃口太大了,动不动就上千万,我们就只要100来万,这样对方肯定会给的。”

2月27日,两人驾车从老家来到乐清,看到路边停靠着的废弃车辆,就把牌照拆下来,一路换着假牌照开。到乐清后,为了跟踪方便,他们又到市区买了一辆二手的摩托车,到平阳买了一辆二手的金杯面包车。

二人打算,由石某负责与对方谈判,夏某负责看管人质,若对方无法短时间内拿出这么多现金的话,他们就把赎金从150万元减到100万元。拿到钱后,主犯石某拿7成,夏某则拿3成。

如何锁定作案目标以开豪车为判定条件

石某和夏某说,他们判断对方是否有钱,是以开豪车作为首要判定条件。

两人到乐清后,就在城区几个高档小区门口物色作案目标,他们先是瞄上了一辆玛莎拉蒂跑车,可是当跟踪这辆车到一小区门口时,因为无法进入而跟丢了这辆车。随后,他们又瞄上了一辆宝马740轿车,两人便又跟了上去。但当跟着这辆宝马740来到某酒店时,看到车主进了酒店后,他们打算先去给车加油,但是当他们回来时,却又发现这辆宝马车已经开走了。

这时,他们看到一辆型号为X6的白色宝马越野车驶来,而这辆车的车主正是小王。他们对小王进行秘密跟踪,发现小王住在乐清某高档别墅群小区,在乐清柳市他岳父的工厂里上班。两人据此推测,小王的家庭挺富有,应该能够出得起这笔钱。

连续跟踪了一个星期后,他们终于等来了这次绝佳的机会。

受害人目前的情况惊魂未定,到杭州散心

惊魂30小时之后,当小王与家人见面时,一家人相拥而泣。

小王在这30个小时内都经历了些什么?警方介绍,小王受到较大的心理创伤,至今依然惊魂未定,还不适宜正常交流,警方还没有对他进行更多询问。

据了解,小王今年25岁,家境殷实,平日里就在岳父的电器配件企业里负责销售工作。知情人称,小王是去年刚结的婚,当时岳父在当地最豪华的小区买了别墅作为女儿的嫁妆,价值数千万。

昨天,记者来到该小区,发现该小区是个别墅群。当记者来到小王家门前时,看到小王家是一幢非常气派的连体别墅,但是大门紧闭,家中无人。有邻居称,目前小王一家人已经去了杭州散心。

目前,犯罪嫌疑人石某、夏某因涉嫌绑架、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等罪名已被乐清警方刑事拘留,涉案枪支来源等相关案情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对话郑建忠(乐清市刑侦大队大队长)

问:当时为什么以强攻的形式进行解救?

答:当我们用力推门时,犯罪嫌疑人用手脚抵住了木门,这时候被害人王某立刻向我们大声呼救,并且屋内传来了扭打声。我们怀疑人质的人身安全正受到威胁,这时候已经没有任何选择让我们去选,只能马上进行突击解救。

问:您当时营救被害人王某时是怎样的情形?

答:在突击队员与犯罪嫌疑人角力过程中,我们打开了一道门缝,但身子仍然无法通过。当我探头进去观察时,突然被犯罪嫌疑人的枪顶住了脑袋,我当即用手扣住了他的手腕并用力抬高,然后在身后突击队员的协助下夺走了他的枪,最终控制了整个营救局面。

问:当您冲进去后看到的画面是什么?

答:当时犯罪嫌疑人在小屋的右侧,人质在左侧,屋内黑暗狭小,有一个窗户,可以看得到外面,但是外面看不清里面。屋内没有任何吃的,只看到犯罪嫌疑人的头套、望远镜之类的作案工具。

问:您当时没有考虑到自身的安危吗?

答:当时的情形十分凶险,但是如果人质受到了伤害,我们即使破了这起案件也不完美。事后我也确实觉得心有余悸,但当时的情况根本容不得我考虑太多,心中只想到如何尽快安全解救人质,所以只能往前冲先救下人质再说。

◆来源:温州晚报

◆作者:金智宽 南婵婵 季毓蒙

◆摄影:李立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