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社叶辉: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践行者

发布时间:2015-04-28 18:00:27
光明日报社叶辉: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践行者

光明日报社叶辉: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践行者

11月7日,老新闻人——光明日报社叶辉在第24届中国新闻奖和第13届长江韬奋奖颁奖报告会上发言。高国全 摄

各位领导、各位同行:

31年前,我大学毕业,光明日报社浙江记者站老站长动员我当记者,我一口拒绝。

31年后,我从光明日报社人事部拿到了退休证。

是什么原因让我从不愿意当记者到在一个岗位坚守了31年?是对新闻工作深深的爱。

由于历史原因,我没有读过中学,知识结构严重畸形;加上个性内向,很不适合当记者。但是机遇让我成为了光明日报社记者,这使我感到有些惶恐。其中,既有对知识不足的惶恐,也有对自己能不能当一名合格的新闻人的惶恐。

正是这种惶恐使我认真地对待每一次采访,精心准备,细心采访,悉心写稿。伴随着这种惶恐的是我对知识的渴求——我知识的库存太少,需要不断充实。因此,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从来没有中断过学习。

我庆幸自己赶上了改革开放时代。上世纪80年代是中国新闻事业蓬勃发展的辉煌期,也是我职业生涯的一个高峰。那段时间,我把笔触深入到改革开放中出现的社会问题,密集地发出一批批报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丰富多彩的新闻工作使我逐渐爱上了这一职业,这种爱与日俱增,越到后来越难以割舍。有很多次机会,我可以调离第一线,我都放弃了,因为我对这个职业已难以割舍。

我喜欢写人物。采访坚守海岛40年的医生吴棣梅,跟随她到小岛出诊,沿着她半夜出诊的山路体会她的艰辛。我曾困惑,她何以能坚守孤岛40年?何以能一次次放弃到县城工作的机会?当看到那些忠厚的渔民对她就像自己家人一样亲昵时,我理解了一个海岛医生与渔民水乳交融的关系,理解了她视职业如生命,视患者如亲人的职业精神。在深入采访中,一个个带着泥土芳香的细节让稿子里的人物真实、可信、立体、充满人情味。稿子刊出后得到中央领导的批示肯定,吴棣梅的事迹还被改编成越剧搬上舞台。

为采访中国麻风第一村医疗团队,我和同事三赴麻风村,住进病房体验生活,隔壁就住着面目严重变形的麻风病人,腐烂的伤口散发出恶臭。我们心怀恐惧:病床上会不会有麻风病菌?空气会不会传染病毒?在这样的环境里,这些年轻的白衣战士却能坦然面对,当我们看到女护士长耐心地为患者清洗伤口,看到医生背起断腿残肢的病人到阳台上晒太阳,我们深为感动。

随着采访的深入,我们融入白衣天使的内心世界。他们敞开心怀,向我们陈述酸甜苦辣,动人的细节让我们潸然泪下。报道发表后,多位中央领导批示,麻风村医疗团队还组成报告团,到全国巡回报告。

从事新闻工作31年,我的一个体会是,要做一个有责任感的记者,要吃得起苦,还要能放弃。2011年国庆长假,我回老家探亲,在与亲人团聚的餐桌上,电视里正在播放当地电视台的一台特殊晚会:400多名学生从全国各地甚至从国外赶来,向已经弥留的老师献上一台老师缺席的晚会。台上,她的学生在唱,台下,她的学生在哭。我被强烈震撼,职业的使命感,驱使我当晚就收集素材,第二天就开始行动。整个假期,我推掉原来的计划,全身心投入到采访中。这篇人物报道在光明日报整版刊发后,新华文摘转载。一次意外的采访经历,也是一次自我的灵魂洗礼。

从业31年,我共在光明日报上刊发了2000多篇稿子,其中在一版头条250多篇,光明日报两度为我举行新闻作品研讨会,我也两次被评为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

罗曼·罗兰说:“幸福是一种灵魂的香味。”一个人能终生从事自己喜欢的职业,这是一种幸福。我很庆幸,我从事的新闻工作是我喜欢的职业,这种职业发散出来的灵魂香味,一直伴随着我走完我的职业生涯。曾有人问我,如果有来生,你想做什么?我的回答是:我还想当记者!

谢谢大家!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