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的未解之谜

发布时间:2019-01-02 13:05:16
美团的未解之谜

  一场台风过后天空放晴,维多利亚港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成立8年的美团终于迎来了辉煌时刻:9月20日一早,代号为“03690”的美团点评股票在香港联交所开始交易。

  美团IPO发行价定在每股69港元,扣除相关发行开支后共计募集资金325.6亿港元(约合41.5亿美元)。美团的开盘价为每股72.95港元,较发行价上涨5.65%,公司总市值4000亿港币(约509.9亿美元),超过了京东和小米,在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中排名第四。

  同样跟随上涨的还有王兴的个人财富。作为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兴持有11.4386%的股份。据此计算,其身家已达458.11亿港元(约合58.4亿美元)。

  在敲锣仪式上,王兴和一位美团骑手一起完成了敲锣仪式,但他似乎并不兴奋,盯着大屏幕上的股价看了好一会儿,才渐渐浮出笑容。王兴2015年在公司管理层提出过一个目标,要把公司打造成一家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的公司,不知道这样的开局是否让他满意。

  不过在致辞中,王兴还是感谢了所有美团的用户、合作商户以及美团的骑手和员工。他甚至还感谢了乔布斯,在王兴看来,如果没有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美团现在取得的一切都不会变成现实——移动端几乎占领了美团的全部份额。

  值得一提的是,美团IPO起初为散户配发了5%的股份,目前散户的反应一般,这一部分获得1.5倍左右的认购,而面向机构的部分则获得超额认购,认购者包括腾讯、Oppenheimer、Lansdowne、高瓴资本、老虎基金等等。这也反映出不同投资者对于这家公司认知的差异,而机构投资者的观点往往被认为是有远见和影响力的。

  再比如王兴的伯乐、红杉资本的沈南鹏,他在2010年A轮入股美团,成为美团A轮唯一的投资人。同时,红杉资本还参与了大众点评的A轮投资,并被业界认为主导了美团和大众点评的合并。这次上市沈南鹏也写了一封公开信,充分表示了对于美团的肯定。

  实际上,舆论对于美团的质疑从来就没有中断过,而美团似乎很少回应这些质疑,这或许是机构投资人和普罗大众在对这家公司的评价上产生分歧的重要原因之一。在很多人看来,美团时时刻刻介入我们的生活,却又充满了未解之谜。

  一个经常困扰市场的问题是,美团的边界究竟在哪里?换句话说,凡是生活能够看得见的领域,美团似乎什么都做,而且这些领域看上去都是散点式的,毫无关联。根据去年12月美团点评调整后的架构,公司建立了新到店事业群、大零售事业群、酒店旅游事业群以及出行事业群四大业务体系,聚焦到店、到家、旅行、出行四大LBS场景。这个板块划分看似简单,实际上它们包括了到店用餐团购、外卖、网约车、共享单车、观影票、旅游酒店、亲子、KTV、零售等200多个品类。如此复杂的体系,美团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商业怪兽?

  实际上,早在2012年,王兴就做了一个判断,美团的团购业务应当抛弃实体团购,专攻服务团购,做好服务业的电子商务。按照他的设想,公司应当有一个T型规划,T字的一横就是团购,向下就是各个垂直细分的服务领域。按照这个思路,美团上线了电影、酒店和外卖相关的产品,这些产品都在尽可能淡化团购的概念,而主打服务电商。尽管T型规划现在已经不再被提起,但在以后的岁月里,这个服务电商的理念还是被承袭了下来。

  最近几年王兴似乎有了比较明确的想法,今年他在接受采访时,把亚马逊拿来和美团对比,解释美团在做什么事,只不过亚马逊是实体电商,而美团是服务电商。在路演中,王兴把美团的战略总结为Food+Platform,通过一个平台支撑多个品类的业务,实现各品类的交叉营销,形成一个完整的Online和Offline的闭环。也就是通过吃来吸引和保留用户,高频带低频,延伸至出行、差旅、娱乐、购物等其它品类,覆盖整个消费周期。

  这样看来,美团的商业模式本身确实能够自洽,但就像我们过去所说的,什么都做,可能什么都做不好,美团能不能支撑得起那么多业务的运营?按照王兴自己的说法,只要检验这个业务做得好不好就可以了,而在他看来现在的业务经营状况都很好:无论是外卖、电影还是酒店旅游,美团的产品在行业内都处于头部地位,公司还有200亿左右的现金储备。换句话说,把什么都做好了,总该什么都能做了吧?

  然而美团涉及的各个领域,可能并不像王兴所说的铁板一块,很多刚刚起步的领域还未见端倪,同时他们还必须面对可能崛起的强大对手,比如说阿里。阿里最近宣布成立了一家本地化的生活服务公司,“逍遥子”张勇直接兼任新公司的CEO,加上旗下自有的饿了么和口碑两个品牌,以及母公司的资源整合能力(阿里巴巴的老东家软银已经做出了30亿美元的投资承诺)这对美团来说的确是一个威胁。

  美团为人诟病最深的一个地方就是盈利,这也是整个商业模式中的重要一环。根据早前服务电商的布局,王兴对于美团的要求本身就包含了“低成本”和“低毛利”两个方面,产品毛利率当时大约在“6%—8%”,即使到了2017年,美团点评交易额达到3600亿元,收入也不过330亿元。从这点来说,美团的确更像亚马逊而不是Groupon——它需要依靠最为广泛的用户群体。

  有专业人士认为,内地外出用餐需求强劲,餐饮消费有能力持续增长,不太受外围经济周期影响。美团可继续鼓励每名客户增加消费密度及金额,进一步覆盖更多客户数量,前景乐观。不过按照美团最近几年的财报来看,2015年到2017年美团累计亏损约为353.02亿元,很容易理解,这些亏损都补给了各个业务领域,虽然亏损出现收窄的趋势,但这仍然能成为投资人持观望态度的原因之一,至于投资人如何选择,就看各领域市场份额和利润的增长,能不能跑赢布局的成本了。

  与美团上市相关的另一个问题是,以往美团对于上市都是一种不着急的态度,去年10月美团还在说自己没有上市时间表,为什么不到一年时间就敲锣了?大伙猜测还是美团背后的资本说话了。就王兴个人而言,早年他对于资本不太关注,也缺乏应对资本的手段,不过虽然这些年王兴仍然不失一种强势——他需要赢得资本方的尊重,但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的道理呢?

  美团确实有野心,可投资者最怕的就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随着锣声敲响,美团的机遇和问题越发显而易见,投资人依旧在等待答案,等待这场夏日的台风,去扫清那些隐藏在美团身后的未解之谜。

推荐阅读/观看:公司注册 https://www.whrdpx.com


友情链接

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系自动分类排列,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